我的位置: 4xp > 文化 > 正文

主編在線 | 李纓:新交通,新貴州


9月28日,天眼新聞“新黔邊行”欄目推送第108篇,完美收官。該欄目從5月初首推,到9月底收欄,記者彭芳蓉沿着黔邊行走30個縣市,共寫下108個脱貧攻堅故事。這些生動的小故事,拼出一幅貴州脱貧攻堅的大版圖,成為見證和記錄貴州“千年之變”的一個重要文本。彭芳蓉的“新黔邊行”,具體説來,是一次次以貴陽為起點,乘坐汽車或高鐵抵達貴州與湖南、四川、重慶、雲南和廣西等地交界的地方,行走及往返的總行程在1萬公里以上。一名女記者,5個月順利完成獨走黔邊的採訪任務,艱辛當然是難免的,但是從中亦不難見出:貴州的交通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性的革命性的鉅變。

交通不通,經濟則無從談起。“要致富,先修路”。幾十年前走在農村,幾乎隨處可見這句話被當作口號刷在牆上。幾十年後的今天,牆上的口號早已換成新時代的宣傳畫,這句話卻深深刻在了人們心底。

曾經,貴州經濟社會囿於薄弱的基礎建設而發展遲緩,居住在與外省交界區域的人們更像是被困在大山之中,如非迫不得已不會踏出村莊半步,時間彷彿凝固在山林間。為了打破這封鎖發展的屏障,人們想盡辦法開山鑿路,用鐵釺、大錘一點點啃出通向外界的希望。自2014年起,開路的速度開始突飛猛進,脱貧攻堅力量給大山注入動力,水泥路聯通村莊,柏油路如蜿蜒的飄帶在山間纏繞。

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打通了貴州經濟的動脈,而鄉村公路建設則疏通了貴州經濟的毛細血管。數據是最直觀的。到2019年底,全省公路總里程20.5萬公里,其中高速公路7005公里,排全國第四、西部第二,綜合密度排全國第一。2016年至2020年,先後5條高速鐵路建成通車。

我們無法想象,如果沒有大交通建設,貴州這樣一個山地省如何“脱貧攻堅”?交通大發展是貴州脱貧攻堅得以實現的前提,也是貴州未來發展的基礎。本期“新黔邊行”選讀,我們特別精選出4篇與交通相關的作品,希望從不同的角度展示大交通帶來的大發展。

從江縣是貴州最後一個通公路的縣,地處月亮山區的加鳩鎮曾是貴州貧困程度最深的地區之一,當地的光輝鄉也是全省最後一個通公路的鄉鎮,交通一直是當地幹部最大的“心病”。在《從江縣加鳩鎮:月亮山區那條駛向“光輝”的路》一文中,我們可看到當地幹部幾十年來為打通公路所付出的艱辛努力,也能看到當地人因打通公路而為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在七星關區雞鳴三省村有一塊獨特的石碑,立碑人申時昭在石碑上刻了5個大字:感謝共產黨。他感謝的是共產黨為他修通了通往家門口的那條水泥路,感謝政府為他這個貧困的殘疾人家庭提供教育、醫療等各方面的優厚政策。這是《七星關區雞鳴三省村:一條尋常小路與一個不尋常的故事》中所呈現的內容。

《獨山縣下司鎮:向啓堯30年賣橘路》中的主人公,年輕時,天不亮就開着三輪車到鎮上賣橘子,村外那條泥巴路讓他幾次想要放棄果園另謀他路,隨着時間變化,貨車開進田間地頭,外地的水果商販也來他的果園裏拉貨,向啓堯不必再自己出門零售,專心研究種植技術。

修路、修橋,給大多數人帶來便利,但也讓一些特別的職業受到“打擊”。在《仁懷市合馬鎮:赤水河上擺渡人》一文中,以擺渡為生的羅遠生已70多歲,修通了路和橋後,他的生意便也不再好做,所幸當地政府給他提供公益性崗位,將擺渡作為旅遊體驗項目,同時當地也有了新的致富“擺渡人”——發展火龍果種植的羅昌勤,帶着村民從貧窮渡向致富路。


附:“新黔邊行”相關評論文章鏈接

策劃人語 | 李纓:“新黔邊行”策劃緣起及其他

作者説 | 彭芳蓉:“新黔邊行”後記

喻子涵:“新黔邊行”系列報告文學閲讀體驗

李裴:見證千年夢想的大道之行

陳守湖:天眼新聞文化頻道“新黔邊行”讀後隨感

張勇:從天眼新聞文化頻道"新黔邊行"系列報道説起

餘妍潔:簡評天眼新聞文化頻道“新黔邊行”

胡啓湧:“新黔邊行”新感動

武明麗:天眼新聞文化頻道《新黔邊行》讀記

林小會:追劇“新黔邊行”

周重新:“新黔邊行”見證脱貧足跡

餘妍潔:簡評天眼新聞文化頻道“新黔邊行”

駱弟燕:“新黔邊行”,讓“故事”為新聞賦能

鄒立春:《新黔邊行》“變”之魅力

李家祿:評“新黔邊行”系列報告文學

李家祿:讀“新黔邊行”系列報告文學得到的啓示

孫向陽:“新黔邊行”系列報告文學的“三度”語言

策劃人語 | 李纓:寫在“新黔邊行”開欄之際


文/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李纓

文字編輯/陸青劍

視覺編輯/彭芳蓉

編審/舒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