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4xp > 社會 > 正文

畢節小山村珍藏多塊古代牌匾,流傳着鮮為人知的傳奇故事

“瓊英紹德”牌匾


在兩個普普通通的小山村裏,卻藏着多塊古代牌匾,有的牌匾是當朝皇帝御賜,有的來歷已經不可考,連珍藏牌匾的人家也説得不太清楚。在這些牌匾的背後,卻隱藏着、流傳着許許多多歷史傳奇故事。這兩個神奇的小山村,就是畢節市七星關區鴨池鎮南箐片區的幹龍灘村和趕場壩村。

南箐片區位於七星關區鴨池鎮西面,原屬畢節縣南箐鄉,轄貓貓村、瓦廠村、中屯村、核桃村、趕場壩村、幹龍灘村、煤衝村、巖頭村。1990年,貓貓村、瓦廠村、中屯村劃歸千溪鄉人民政府管轄,核桃村、趕場壩村、幹龍灘村、煤衝村、巖頭村劃歸鴨池鎮人民政府管轄。為便於管理,鴨池鎮人民政府將南箐所轄的5個村整合為南箐片區進行管理。該片區總人口1.32萬餘人,距離市政府、區政府10公里,距離鴨池鎮政府11公里,距離畢節西站2公里。畢威高速、草千公路穿境而過,交通便利,山清水秀,人傑地靈,自明朝以來,有着悠久的地方歷史文化,人文景觀、紅色文化、旅遊資源豐富。


風雨飄搖中的古屋


破爛古屋中的珍貴牌匾

在幹龍灘村邱家大坡寨子裏,有一棟破爛的古屋,古屋是一個四合院,屬於典型的古代中式木瓦結構房。如今,正房門前已經變成了菜園子,後院院壩保存完好,四周房屋破爛不堪。

其中,正房立柱完好,但是椽皮、青瓦已經垮塌,整棟古屋處於風雨飄搖中。

仔細一看,貌似正房大門頂端,如今還立有一塊牌匾,雖然牌匾上下左右的木瓦已經腐朽垮塌,牌匾處於日曬雨淋之中,但牌匾還依然堅固地立於建築物之上。

由於牌匾距地面較高,遠觀只認識“瓊英紹德”四個大字,大字兩側還有若干小字。為了認清楚牌匾上的小字,記者找來樓梯搭在樓枕上爬上去辨認,依稀認得牌匾一側為“兵部侍郎兼督察院右副督察御史巡撫貴州提督軍務加五級,提督貴州全省學員吏部x郎兼翰林院檢討加五級X”等字樣,由於少數字跡因牌匾開裂和受到污損而無法辨認,導致無法全部理解其內容。

而牌匾另一側的落款內容則是“辛酉科拔貢邱文熙立,嘉慶陸年仲冬月穀旦”等字樣。

整個牌匾文字均為繁體字,書法功底深厚。牌匾還刻有一枚引首章和兩枚落款章,但均無法辨認。

而在牌匾的旁邊板壁牆上,鑲嵌着一塊木板,上面有一些文字,該木板貌似古代雕版印刷木板,還能辨認出“門前月”三個字。這塊木板與周邊其他木板大不相同,這是因板壁牆受損補上去的,還是因其他原因鑲嵌上去的,不得而知。

經查,嘉慶辛西六年是公元1801年,該牌匾至今已經有219年的歷史了。


古屋中的疑似古代刻字雕版


據當地83歲的老人張以軍介紹,這棟古屋始建於什麼年代已經不可考,只知道老屋最先的主人為邱姓人家,後來因歷史原因房屋易主為謝姓人家,後來謝姓人家將老屋轉賣給了張以軍,現在的房子主人為張以軍。

記者在《畢節縣誌稿卷十三·選舉志》(同治志稿)中查到,牌匾中提到的邱文熙,為南箐邱家大坡人,拔貢,大定學。嘉慶六年(1801年)辛酉科,官太湖知縣。志稿中還提到,同治八年( 1869年),南箐邱家大坡邱氏還出了另一位文人邱寶森,己巳科並補己未辛酉壬戌三科,畢節廩生。

根據上述志稿記載,清中後期,南箐邱家大坡邱氏出了兩位舉人,其中一人官至知縣,為當地名門望族。

至於“瓊英紹德”牌匾中藴含着什麼事件、什麼含義,還有待專家研究後找出答案。

清朝皇帝御賜的牌匾

在趕場壩村塘邊組一週姓人家,珍藏着一塊皇帝御賜的牌匾,是周氏祖上世代傳下來的傳家寶。

這塊牌匾的現保管主人為周之奎,現年78歲。聽到記者欲見識一下他家珍藏的寶貝,老人從樓梯上爬上樓去,在樓上翻騰了半天,才取下一塊木板,小心翼翼地從樓梯上走下來,展示在記者眼前。

這塊木板為豎條形,紅漆底色,高約1.5米、寬約0.7米。木板正中刻有“聖旨旌表五世同堂”字樣,文字四周刻有太陽、騰雲等圖案,木板兩側邊緣還有呈火炬狀的裝飾造型,可惜已經受損。


老人和他的古屋


據周之奎老人介紹,這塊牌匾為清朝皇帝所賜,是他祖上傳下來的。早年該牌匾懸掛於他家祖上留下來的老屋大門上方,老屋為木瓦結構高架房,如今老屋已經垮塌無存。

周之奎説,他祖上週獻奇官至知縣,曾為朝廷作出傑出貢獻。當週獻奇百歲高壽時,五世同堂,子孫興旺,當朝皇帝就御賜了這塊“聖旨旌表五世同堂”牌匾。

記者在《畢節縣誌稿卷十三·選舉志》(同治志稿)中查到,周獻奇為南箐周家灣子人,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庚子科,畢節附生,官白河知縣。

由此可以看出,周氏祖傳下來的這塊御賜“聖旨旌表五世同堂”牌匾,至今已經有240年左右的歷史了。

供在大堂內的壽匾

在南箐趕場壩村營腳組一週姓人家,也珍藏着一塊古代壽匾。這户人家的住房是一棟磚混結構新房,主人叫周光傑,現年50歲。據周光傑介紹,該牌匾是他祖上流傳下來的傳家寶。

記者在現場看到,牌匾是安放在他家堂屋正中供桌上。牌匾為長方形,長約3米、寬約1米,正中寫有“五世同堂”四個大字,為黑底紅字,書法功底深厚。牌匾黑漆面已經大面積磨損,但字跡還算清晰。一側寫有“刑部侍郎兼理陝西督察院巡撫加二級軍功加四級陸為”字樣,落款為“年老兄台先生期頤周溥立,嘉慶七年冬十有二月穀旦”。


老人珍藏的牌匾


期頤之年指的是100歲,但從落款中的“年老兄台先生期頤周溥立”內容來理解,期頤之年者為“年老兄台先生”,立牌者為周溥。

牌匾下方有一張古老長條形供桌,桌子製作精美,正面雕刻有精美花紋、圖案、文字,桌子上還擺放着周氏祖先牌位。

該牌匾兩側原有一副對聯,另存他處。上聯為:“祥星光德里慶大老多福多壽多子孫”,下聯為:“瑞氣藹庭除羨君家曰富曰貴曰康寧”。

據周光傑介紹,這塊“五世同堂”牌匾為其祖上週廷榆百歲時獲贈壽匾。周氏只知道周廷榆為京官,但更多情況不詳。


放在周氏堂屋的珍貴壽匾


“翰墨河”畔人才輩出

據瞭解,在鴨池鎮南箐片區,有一條河流穿該片區而過,而這條河流的沿岸,自清朝以來人才輩出,這條河流叫南加河,因其兩岸世代出文人,被當地人譽為“翰墨河”,是南箐人的母親河。

據《畢節縣誌卷之一·山川》(乾隆志)記載,南加河,在城南十里。發源於縣屬之清水塘,二十里至南箐。又十里至頭鋪,與響水威鎮河合。

據當地人介紹,在南加河源頭一帶,古有長春張氏落户於此,曾出過“一門五進士,叔侄三翰林”。而在南加河南箐沿岸,則有“五里七知縣”的記載。

據《畢節縣誌稿卷十三·選舉志》(同治志稿)記載,在南加河南箐沿岸,曾出過孝廉方正、附生徐宸棠,道光元年(1821年)舉。嘉慶二十二年(1817年)丁丑科進士徐宸相,官刑部主事。

至於舉人就更多了。有乾隆三十五年(1770年)庚寅科孫祚永,南箐劉家屋基人,大定學廩生,官湖南長寧知縣。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己亥科徐德瀞,畢節增生,官祿勸知縣;徐德洋,畢節附生,官大姚知縣。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庚子科周獻奇,南箐周家灣子人,畢節附生,官白河知縣;聶通順,南箐煤衝土地埡口人,大定學增生,官清泉知縣。乾隆五十七年(1792年)壬子科徐德潛,南箐十八上壩人,畢節附生,官衡陽知縣;孫思訓,大定學廩生,銅仁府教授,取知縣。嘉慶十八年(1813年)癸酉科徐宸相,畢節優貢,丁丑成進士。嘉慶二十三年(1818年)戊寅科徐宸槐,畢節附生,官知縣。道光十二年(1832年)壬辰科徐宸華,畢節廩生,官知縣。同治八年(1869年)己巳科並補己未辛酉壬戌三科邱寶森,南箐邱家大坡人,畢節廩生。

按照相關歷史記載顯示,南箐片區清朝共出有1進士、13舉人、8知縣、1刑部主事、1教授。另有拔貢、歲貢、優貢多人。

因文人輩出的南加河,由此得名“翰墨河”,南箐片區也因此被譽為“翰墨之鄉”。

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賈華

編輯 郝夢

編審 閔捷 羅瑋